您的位置:首页 >政策建议>

美国的产假制度究竟有多糟?

发布人:一凡    作者:米派    发表时间:2015-11-27    来源:澎湃新闻网2015.11.27

原文链接:http://news.ifeng.com/a/20151127/46413180_0.shtml

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近日宣布,他将休整整两个月的陪产假,来陪伴妻子和即将到来的女儿。这一消息一经公布,就有朋友跟我说美国福利真好,新爸都有两个月产假。她不知道,这福利只是因人因地而异的人事政策,并非美国联邦法定。事实上,在产假制度方面,美国相比欧洲诸国和中国都落后不少。

美国的产假制度和其他很多制度类似,联邦政府有指导意见(6周无薪假),具体各州自己说了算,各家公司也不同。比较普遍的一种是:6周带薪假+6周无薪假,通常在同一公司服务满一年之后有这个福利。像加州这样偏民主党的州,福利制度会更好些,如果公司本身又支持的话,前后加起来通常能休到四个月,任职公司、保险项目和州政府各自承担一部分休假期间工资。

这是什么概念呢?和美国毗邻的加拿大比一比。加拿大政府规定新生儿父母可共享52周产假,最早可以预产期前10周开始休,产假期间由保险支付一定比例的薪水+各家公司补助。

再来看欧洲。欧洲国家中面临人口负增长困境的,普遍产假较长。德国有四个月的产假和最多三年的育儿假,第一年政府补贴薪水,后两年无薪但保留职位。斯洛伐克加起来也有三年,我一个工作伙伴就刚刚生好娃休假去了,她说打算“只”休一年半的时候,我的心情是难以名状的……至于丹麦——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政府为求子伤透了脑筋,已经在鼓励生育的宣传视频中喊出Do it for Denmark的口号了。让我比较意外的是瑞士,只有14周产假,和美国有一拼了。

再来看中国。国内产假标准为128天,晚生晚育则有四个半月,外企员工如果再用点年假什么的或者公司额外有政策,还可以更长。因此在官方条例之外,各人操作差异非常大,有保质保量工作到产前几周才休的,而开病假条休满整个孕期以及哺乳期的也辗转听说过。

事实上除了最直观的产假长短和是否带薪,各国产假制度在是否有强制执行力、补贴、税收减免和哺乳假期等后续配套措施上区别更大。

美国的相关政策嘛,我一向认为是用来培养女汉子的,糟糕得可用令人发指来形容。首先美国是发达国家里唯一一个没有国家(联邦)法定带薪产假的,即便是《家庭与医疗休假法》(Family & Medical Leave Act,简称FMLA)里规定的12周无薪假,据统计也只有不到20%的人能享受到。

第二,美国缺乏类似国内新妈哺乳期内雇佣关系受特别保护的条款。在美国,当妈归当妈,工作归工作,不要指望你怀孕生产了,就可以在工作上受到相应的照顾。

第三,其他配套政策亦没有跟上。比如美国联邦规定可以用来付托儿所费用并免税的Flexible Spending Account,每年上限5000美金,按全美平均托儿所每月需$972计算,意味着只够支付一个孩子不到半年的托儿所费用,税收政策完全没有向双职工家庭倾斜。美国自1993年推出《家庭与医疗休假法》之后,在保障家庭的政策上没有其他重大进展,令人遗憾。而相比之下,欧洲各国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一直不断有更长的带薪产假、哺乳假、儿童保育补贴政策新举措出台,鼓励重视家庭的价值观,对维系家庭、促进新妈重返职场都起到了重要作用。1990年美国曾有全世界最高的女性就业率,而在2010年已经掉到第十七位——僵化而落后的产假制度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之一。

政府保障不到位的地方,企业、市场和大家庭能起到一些补充作用。很多美国企业秉承“家庭优先”的理念,给员工提供更好的相关福利,比如更长的带薪产假、针对新爸的产假、提供有冰箱、水槽的哺乳室供有需要的新妈泵奶等等。还有像我生宝宝的医院有非常丰富的免费课程,供准妈准爸学习,并且反复强调新妈妈的心理压力,要先照顾好妈妈再照顾好宝宝。再例如,很多托儿所能收最小6周的小宝宝,虽然大多数人未必会这么早送,但对有需要的家庭来说有这个选择总是好事。

另外,虽然美国人民不坐月子,但长辈和兄弟姐妹通常也会来帮忙照顾新妈和新生儿一段时间,如果有大孩子也要帮忙看小婴儿比如扔个尿布什么的。经常有十八十九岁的大学生说自己有七八年看孩子的经历,一般都是这么来的。此外因为人力成本的不同,在家务劳动中美两国走上了和大规模生产非常类似的发展道路。中国是上“人”,月嫂、钟点工、住家保姆外加长辈监工,更有厨师、美发师、按摩师上门(好幸福!);美国则是上“机器”,烤箱、洗碗机、面包机、洗衣机、烘干机、温奶器、食物料理机、超声消毒机、扫地拖地机器人等等,还有Blue Apron(食材配送)等服务,力求自动化。

自我当妈以来,发现微信朋友圈里几乎每条和男女职场差异、产假等有关的话题,都会特别热闹,乃至争论不休。比如扎克伯格休两个月产假被纷纷夸奖;雅虎女总裁梅耶尔三年产三娃只休两周产假却被各方批评,并可细分为说她“当CEO不称职”、“当妈不称职”、和“当名人不称职”(产假太短让社会以为女人不需要休息)三大派系。由此我深刻体会到女性CEO受到的指责比男性CEO多太多。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家庭是社会的基石,儿童是社会的希望。在帮助家庭迎接新生命的过程中,我认为政府在法规和政策保障上责无旁贷,个体亦有推动改变的空间和责任。比如在有自主权的企业里设立哺乳室、允许有条件的职位在家工作、给予员工灵活的工作时间,这几年越来越多走上管理岗位的朋友在他们的企业和组织里开始建立类似的机制,我觉得真是特别好的趋势。当然,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这些权利同时也是一种信任。

此外,无论哪国,女性在目前的社会期许下,通常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已经不易,如果还希望事业上有发展则要付出更多努力。私以为休多久产假、如何照顾孩子和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一样都是很私人的选择和决定,还是应该少些指摘,尊重他人选择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