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政策建议>

如何治愈“官员不作为”这个疑难杂症?

发布人:一凡    作者:.    发表时间:2015-12-02    来源:2015-12-1新华网

原文链接:http://sike.news.cn/statics/sike/posts/2015/11/219485953.html

导语:当下,我国已进入深化改革、转型升级的攻坚期,改革成为“十三五”阶段无法回避的一大关键词。然而改革之路并不平坦,许多问题随之而来。比如,随着反腐的深入与改革的推进,一些干部、官员开始出现“不作为”现象。那么,官员不作为与反腐之间是否存在直接联系?他们是不想作为,还是不敢作为?最近,中央提出要允许地方改革试错,有学者也提出要把反腐和改革试错区分开来。改革试错能否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官员不作为问题?

  对此,思客特邀郑永年、李稻葵、王健林、迟福林、马怀德、曹林等多位专家学者、企业家及媒体人,分别从不同的维度畅谈不作为现象。在他们眼中,让政府与基层都备受困扰的官员不作为,症结究竟在哪里?

  【基层心声】改革是有风险的。“摸着石头过河”,有可能“摸”对了路,也有可能“摸”错了路。成功了,自然有鲜花和掌声,失败了,也有可能“一棍子打死”。在实际工作中,对干部缺乏必要的包容,一旦出现失误,将遭受非议甚至被问责处理,积极性、主动性很受挫。

  ——湖北荆门市委组织部干部 象山居(化名)

  迟福林:改革的失误和腐败是两回事

  目前改革的激励机制还不够,我认为应该建立比较好的改革激励机制。对于那些想改革、会改革的官员要建立激励制度。这样才能解决在反腐情况下,很多人或者是相当一部分官员束手束脚的问题。改革需要大环境,这个环境应该是允许试错的。改革的失误和腐败是两回事,所以要建立比较完善的改革激励制度。

  【基层心声】现在,很多基层干部的工作状态都很“消极”:出工不出力,出力不出活,出活不出彩。有些人对“八项规定”有抵触情绪,对反腐败有心理阻力,觉得现在花钱审批太麻烦,约束太多,干脆就不干活了。

  ——某地方官员

  曹林:不能用消极怠工情绪“抹黑”反腐

  首先应该形成一个基本共识,不能任由“消极怠工”的情绪去“抹黑”反腐,好像是反腐制造了社会矛盾。“八项规定”和从严治官没有问题,反腐败更是获得了巨大的民意支持。“消极怠工”不是反腐的“后遗症”,而是昔日机关官僚作风涣散和懒政的“后遗症”。昔日的机关温床惯出了一些官员的毛病,治病过程就是一个去特权恢复常态的过程。

  当官没有特权是应该的,当官不做事却是绝不可以的。当前主要问题是治乱作为,先把乱作为治了,再治不作为。随着官员评价机制的完善,做事且能把事做好的,会受到奖励;而不做事混日子的,会被清退出官员和公务员队伍,那时候消极怠工就完全没有空间了。

  【基层心声】有的“一把手”,面对改革发展中的“硬骨头”,怕承担责任,怕问责追责,存畏难情绪,不能担当责任,宁可“为官不为”不敢干。随着制度反腐越来越严,有的干部因为自己不干净而怕东窗事发,有的干部怕做多错多被问责,或者干事得罪人惹麻烦。作为是需要付出成本的,做好没人知,做坏自己买单,还不如不做。

  ——深圳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处长 姚文胜

  郑永年:终身责任制让很多干部不敢作为

  官员无作为也是腐败,像省委书记、省长、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这些都是很关键位置,你占着位置不干活也是腐败。当然,也有一些客观的因素。我们在推进大规模反腐败的过程中,到了地方,有些变形,大家互相揭发,扩大化。这是有问题的,有些东西不够细化。过去重大事件决策是负终生责任制的,怎么细化终身责任制呢?这样有些官员会担心,我退休了,怎么保证我做的事百分之百成功?如果我退休下来了以后,做错事了,原则上可以把我抓回去了。

  很多事情都是有一些责任的,这使得很多地方领导干部比较不作为。这些因素情况下,我个人觉得它产生了一种国家机构不作为,大家的平庸主义流行开来。很多干部下去了,新上来的干部要么很平庸,要么就是显得平庸,大家说不是不想作为,而是不能作为。我们需要把这些问题的关键找出来,使得整个官僚机构、政府党政机构有效地运作起来,这是非常重要的。

  【基层心声】现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在县乡一级基层社会,如果基层干部不积极作为、有效作为,群众利益受到损害时,因为不熟悉法律,很多事情到最后往往都是“投诉无门”。

  ——山西省吕梁县孝义市一位群众

  马怀德:不作为是一个法治问题

  十八大以来,很多部门、公务人员出现了不作为的倾向,出现了“做多风险大”的心态。政府的责任与行为都是要履行职责,如果不履行职责,政府的作用就没法发挥。老百姓希望的是政府要正确履行职责,而不是因为怕得罪人、怕犯错、怕出问题来拖延,不履行职责,不作为、乱作为。我认为,未来5年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务很重,政府需要承担的职责也很大,对公务人员履行职责的要求越来越高,要坚持积极履行职责,防止不作为问题的蔓延。

  不作为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法治问题,如果政府的职责与权力是法定的,又有相应程序要求,那么政府职责就是清晰的,公务人员与政府如果不积极履行职责,就构成不作为。社会人员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诉讼、上告政府与公务人员,他们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基层心声】相对而言,乡镇干部工作条件差、工资待遇低、任务压力大,而晋升空间小,某些时候社会评价也比较低。有的基层干部感到“多的是任务、少的是职能”,有些工作甚至“吃亏不讨好”。有的干部认为,“既然做不好,还不如不做了”。

  ——湖北荆门市委组织部干部 象山居(化名)

  王健林:政府要找到不违纪与主动作为的平衡点

  怎么让干部去作为,我管不了。但一般来讲,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这是辩证法,福祸相依,利弊共存。某一方面加强的时候,另一方面可能下滑,这是必然的。关键是如何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平衡,这是政府应该思考的问题。如何保证既不违纪,又能让大家主动作为,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中国就更有希望了。

  【基层心声】中国民间有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也真切地反映了我们老百姓对于既廉洁、又为民做事的官员的殷切期盼。

  ——陕西省西安市一位群众

  李稻葵:中国经济需要廉洁而有作为的官员队伍

  现在政府官员要不然纪律松懈,容易出现腐败的问题,要不然就不作为,这个是不行的。一个正常的、充满活力的中国经济需要什么呢?需要一支严格按照纪律形势、既廉洁又能够积极有作为的政府官员队伍、公务员队伍。目前政府自身的管理体系如果不改革到底,中国经济很难走出U型的底部。

(杨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