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政策建议>

张树华:西方自己将民主变成了“坏东西”

发布人:王朵    作者:张树华    发表时间:2016-10-26    来源:环球时报

原文链接:http://w.huanqiu.com/r/MV8wXzk1NDg5MjBfMzcxXzE0NzYzNzc5NDA=?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张树华:西方自己将民主变成了“坏东西”

 

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正在上演的大选狗血剧,让全世界都看呆了。正如《华盛顿邮报》不久前所言:“对热爱美国政治体系的人来说,今后数年他们都很难称赞美国的民主体制是世界最伟大的。”美国选民面临着“有选举无选择”的窘境,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了。西方民主异化至此,让人大跌眼镜。

20多年前,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大国自认为在东西方较量的大棋局中不战而胜。经过二战后40多年与西方的军事对抗和政治较量,以苏联为首的阵营最终败下阵来。苏共的垮台与苏联的瓦解首先是政治上的失败,苏共在民主这一关键性的政治问题上犯了大错。戈尔巴乔夫陷入民主迷思,落入西方设下的政治陷阱,最后缴械投降,将政权拱手相让。总体而言,政治上的失败是苏共垮台的首要原因,而苏共在民主问题上混乱又导致了东欧阵营瓦解、苏联解体。

在西方战略家和谋士们的眼里,“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工具功不可没,它们是摧毁社会主义、赢得冷战的政治“利器”。西方智囊和知识精英们鼓吹,国际上意识形态的争论就此终结,光鲜靓丽的西式民主将永远站在人类历史的尽头。于是乎,被胜利冲昏头脑的西方政要和精英们弹冠相庆,高呼西式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模式站上了历史巅峰并将一统天下,自此西方可以高歌猛进,无往而不胜。

于是西方大国首先在理论和概念上,将西式民主和自由市场模式推向极致,将其泛化、模式化、神话化,认为西方模式是普世的、超民族的、横贯人类历史的。其次在实践上将推广西式民主外交政策化,大肆对外输出民主,策动“颜色革命”,造成国际上又一轮的地缘政治争夺和恐怖动荡周期。第三在思想和舆论上将民主意识形态化,鼓吹和煽动民族、文明、宗教间的冲突。它们声称民主既为西方社会和西方文明所特有,又是普遍适用的。为掩盖地缘政治私利,西方媒体和学术界极力鼓吹“民主万能论”“民主速成论”“民主国家不战论”“民主和平论”“民主同盟论”,极力推行“价值观外交”,企图打造“自由和民主之弧”等等。

在国际舞台上,西方政治家们在高举反恐大旗的同时,念念不忘推广西式民主和自由。西方国家推广民主有两种手段:武力强行输出和策动他国内部改弦易辙。当然,有时外部暴力推翻和内部和平演变两种手段并用。美军先后攻打伊拉克和利比亚,开启了美国绕过联合国、公然纠结一些“民主随从国家”用武力推翻一国合法政权的先例。俄罗斯学者称之为“炸弹下的民主”。

随着黎巴嫩“雪松革命”、格鲁吉亚“玫瑰花革命”、乌克兰“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等街头政治的爆发,西方国家得以通过策动“颜色革命”而兵不血刃地促动对象国家政权更迭,达到西方扩大政治势力范围、争得地缘政治优势的目的。这让正陷于反恐泥潭的美国政界人士和谋士们如获至宝并喜出望外:无需导弹和航空母舰,只需通过外部策动“颜色革命”来操纵他国政权,就能既扩大战略空间又传播西方价值理念,成本小,收益高。

但对西方世界来讲,正可谓是成也民主,败也民主。这些年来,正是由于西方国家不计后果地极力对外输出民主,才导致了“民主异化、民主变质、民主赤字、劣质民主”等政治乱象,造成民族分裂不断、宗教种族冲突时起,国际社会严重分裂,世界政治发展进程严重受阻,国际政治生态急剧恶化。可以说,正是西方政客将民主这个一定意义上的好东西变成了坏东西,西方政治成了当今世界政治生态恶化的乱源。最近两年爆发了二战以来世界上最大的难民危机,数千万难民潮水一般涌向欧洲大陆,对此西方政客罪责难逃,西方国家是在自食其果。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世界难以独善其身,深陷政治困境。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就详细考察了美国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政治经济关系,进而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历史事实还是理论研究都清楚地说明一点,即经济上出了问题往往是因政治上出了问题,而社会出了问题则是它们的综合后遗症。2013年5月,普林斯顿三位政治学教授合写了《政治泡沫——金融危机与美国民主制度的挫折》一书,指出每个经济危机背后都有相对的政治泡沫,政治泡沫就是僵化的意识形态、迟钝低效的政府机构和特殊利益导致的信仰、制度、利益偏见,政治泡沫的形成会不断增加市场的风险,从而导致经济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也在美国媒体上预测,世界历史可能进入一个邪恶时期,并称欧洲可能陷入混乱和冲突。面对美国的政治困境,美国政治学者福山认为,美国两党竞争导致政治极化,而民主的泡沫导致政治衰退。他认为,美国的民主政治演变成了一种否决政体,政治被“党争民主”或极端思潮俘虏,难以自拔。2015年11月来自英国的马丁·雅克在上海指出,未来十年,“民主赤字”的欧洲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由此可见,西方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西方政治已被少数人绑架,西方国家的政治运行遭遇政治“塞车”,政治极端主义和民粹思潮泛滥,表现为政治歧视、宗教极端思潮等排外主义、孤立主义盛行。西方民主已变质、变坏,而且责任在其自身。(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