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网络舆情>

大数据分析:2015年27位官员“非正常死亡”报告

发布人:一凡    作者:卢永春 吴琦琼    发表时间:2015-12-10    来源:2015年11月20日 人民网

原文链接: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5/1120/c209043-27837671.html

11月8日,立冬,比去年晚来一天;2015年这个冬天,对有些人来说,似乎来得格外寒冷。就在这一天,50岁的湖北恩施州财政局局长王金维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他被宣布停职了。也许听到消息时他内心思绪万千、悔恨与抑郁,第二天,即11月9日清晨,王金维面对这个煎熬的世界,走上了自己家楼顶,纵身跳了下去...

进入11月以来,58岁的中海油主管纪检督察的党组成员张健伟、51岁的广西柳州市政府市长肖文荪、还有吉林省蛟河市公安局长郝壮,都倒在了这个立冬之更。

近几年来官员“非正常死亡(含失踪,下同)”可谓是频频发生,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1月至今已至少有27名官员“非正常死亡”被公开报道,一个个看似“位高权重”的官员相继死在了脆弱而温柔的故土。其中,部分官员的死因到现在都未公布,死后引起各种坊间猜测与争议。

本文梳理并抽取了2015年至今引发较大舆论反响的27名“非正常死亡”官员信息,从地域分布、事发时间、担任职务、死亡原因等多角度进行整理分析,以资参考:

从27位官员非正常死亡(失踪)的时间轴来看,5月份和10月份达到一个小高峰,分别达到5人。整体趋势来看,进入9月份以来,不到两个多月内引发舆论热议的官员自杀(失踪)事件达到12起(人)。

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在最熟悉的地方离开

从官员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看,有14人是因为发生坠楼\坠悬崖\坠塔而身亡,约占整体事件的52%。排在第二位的是自缢身亡,有5人,溺水身亡的则有4人,割腕自杀、猝死、烧炭自杀等各一人。另有一人尚不清晰是如何死亡(自杀或猝死皆没有正式消息)。但无论是跳楼,还是自缢选择的都是在短时间内“快速”结束生命。

从自杀(失踪)场所来看,当事人较为熟悉的住宅区域和办公区域是事件的高发地带,分别达到9起和7起,约占事件总数的59%。如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原局长林长树选择在距离原单位直线距离不足千米的公园内自杀。

男官员远远多于女官员 40岁-60岁成高危人群

在27位非正常死亡(失踪)的官员中,男性占据绝大多数,有24人占89%,女性官员只有三位,分别是澳门海关关长赖敏华、安徽教育厅外事处处长耿尊芳、山东聊城市人大常委会第一副主任王改真。这也与我国公务员全体性别比(大体男女比例4∶1水平)相当。

在27位非正常死亡(失踪)的官员中,50-59岁年龄层人数最多,达到19人,排在第二位的则是40-49岁年龄层,共有4人,60岁以上的有两人,分别是合肥市政协副主席满铭安(60岁)与福建厦门市国土局原局长林长树(65岁,已退休)。整体来看,40岁以上年龄的共计25人约占93%,是什么的压力导致他们在不惑之年做出这样极端的选择?令人深思。此外,据媒体报道,山东济南市发改委工业与高技术产业处处长王炳建跳楼时年仅38岁。

厅局级\处级干部最危险?学历背景普遍大学以上

在27位非正常死亡(失踪)的官员中,按照职务级别来看,部级(含副)官员一人,即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时希平失踪时已为部级高官;厅局级占据多数达到13人,处级干部也有10人之多,科级干部相对较少只有三人。从仕途上看,这些人的仕途都达到了一定高度,并不是长期陷入在仕途底层。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官员的学历背景整体是不错的。27位非正常死亡(失踪)的官员中,在可查找到详细资料的16人中,都拥有大学以上学历,其中研究生学历(含博士)的有8人,大学学历8人。

事件信息披露较快 发布平台多元化,但具体细节不了了之

对27起官员非正常死亡(失踪)事件曝光时间分析发现,事发当天就有权威消息源(官方通报或正规媒体报道)有10起,另有13起事件则是在事发第二天被公之于众,另有3起是在两天后,只有1起时隔大于三天。整体而言,权威信息发布是比较及时的。

从信息披露的来源来看,有18起事件来自有关部门主动公布信息,其中通过政务新媒体的有8起,官方政务网站的5起,借助当地媒体的有2起,借助主流媒体的2起,召开记者会公布事实的有1起。此外,有9起官方并没有发布直接消息,为媒体记者采访形成消息源。

当地官网通告郎溪县委书记邵建华溺水死亡

@合肥警方 官微通报合肥市政协副主席满铭安自缢

不过,值得注意的问题是,通告多数为“事实确认性”信息,即宣告死亡或失踪,至于他们具体的死亡原因往往不得而知,特别是后续的死亡调查具体情况,几乎都没有再被报道或以任何形式公布,这也给网友无限的想象空间。

据大致统计,在境内的26起“非正常死亡”事件中,有19起引发媒体猜测与网民爆料传闻。如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的死讯传出之后,不少媒体爆料称“记者从该行内部获悉,陈鸿桥死前曾留有遗书,内容仅五个字‘请勿扰妻儿’”,此外他与落马的证监会前主席助理张育军曾共事5年的经历也被媒体重新提及。对此,相关方并没有就此作进一步的回应与解释。再如广西柳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肖文荪在柳州市柳江河边“散步”过程中落入水中溺亡,事件引发媒体的大量报道与舆论关切,关于他被纪委调查的消息甚嚣尘上,11月6日广西纪委通过媒体回应称,广西纪检机关未接到对肖文荪的举报,也未对其进行任何调查。对于肖文荪落水的具体原因,柳州相关部门也表示“会尽快公布这件事的调查结果”。但至今依然没有调查的进展结果公之于众。

舆情观察

就舆论场反应而言,公职人员由于自身身份的敏感性,发生“非正常死亡”事情后受到普遍关注属正常现象。身处要职的官员突然离去,公众自然会联想的更多。尤其是近年来在反腐败大环境下,媒体曝光的一些“非正常死亡”官员,一些与抑郁、疾病有关,一些则直接和腐败、失职、黑幕等敏感问题相关,也因此难免会引发舆论的议论纷纷。官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引发舆论热议的背后,也间接表达出外界希望得到更多权威、细节信息的公开,毕竟,人命关天,查清真相对死者、对外界都是一个应有的交代。

应该说,查清事实真相是需要时间的,就事发初期而言,当地官方所能提供、证实的信息十分有限。在真相大白之前,有关部门应高度重视做好与外界的信息沟通,及时说、主动说、说真话,获取公众在舆论上的支持和信赖,避免因谣言传播再造成政府公信力的损耗。值得警示的是,事件真相“正在调查中”并不是意味着回应的终点,信息的进一步公开并不能因舆情态势的转移而销声匿迹。

就网民而言,切勿过度揣摩死因,做到不传谣、坐等调查结果,也是尊重生命的最好方式。官员畏罪自杀的新闻在近期虽不罕见,但在权威消息公布之前,将所有意外身亡的官员都与见不得人的勾当联系起来,这也是一种不正常的种舆论偏见。

(杨丹)